首页 - > 公募基金 - > 要闻

正文

分享至:

赵令欢:做“成人之美和带着资源的资本”

作者:刘宗根来源:中国证券报•金牛理财网编辑:高凌云2017-09-25 08:46

赵令欢,毕业于南京大学物理系,之后获美国北伊利诺依州大学电子工程硕士和物理学硕士学位,美国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03年加入联想控股并创立弘毅投资,现任联想控股常务副总裁、弘毅投资董事长兼CEO,并担任联想集团、中联重科、锦江股份等企业董事。此外,赵令欢是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并担任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副会长兼私募股权及并购基金专业委员会主席、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理事、团结香港基金会理事、中美交流基金会理事等社会职务。

在国内PE第一梯队中,弘毅投资一向以国企改制而知名。近日,弘毅投资又一次走到台前:经过长达4个月的甄选与竞争性谈判,7家投资人成为中粮资本混改后引入的新股东。其中,弘毅投资以18亿元的投资额成为这批新股东中持股比例最高的投资人。

弘毅参与国企改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司成立之初,当时的一系列国企改制项目如中国玻璃、石药集团、中联重科等,至今仍是PE机构参与国企混改的标杆项目。截至今年8月,弘毅共参与了33家国有企业的38个改制项目,投资金额逾190亿元。

仅今年以来,弘毅投资参与的国企改制项目就包括中联环卫、首创热力、电子城、中粮资本等。弘毅投资董事长、CEO赵令欢解释:“弘毅参与国企改制的目的是通过我们的贡献加速企业的市场化,实现管理提升和企业国际化。”

一企一策

有所为有所不为

赵令欢坦言,现在的国企改制项目与十多年前区别很大,如企业规模更大、企业的国际化诉求更高等等。然而,改制的核心理念依然是一致的,赵令欢归结为“新四化”——治理市场化、管理专业化、人才职业化和发展国际化,“这是十年前国企改制的本源,五年前国企改制的本源,也依然是现在国企改革的本源”。

赵令欢对“新四化”的内涵做了解释:一是治理的提升,即通过混合所有制对企业的治理进行优化;二是管理的提升,让专业的人员做企业;三是人才到了企业要有充分的激励和约束机制,这也是市场化的一部分;最后,有规模、有地位的中国企业不仅仅要提升改良,还要走向国际。

然而,在国企混改逐步深入、范围逐步扩大的今天,弘毅对于国企改制项目的选择也十分审慎。赵令欢在总结最近几次参与的国企改制项目时称:PE机构在国企改制中的作用并不是仅仅投钱,更要做“带着资源的资本”,在战略制定上积极参与,给予企业一个与其竞争环境和发展需求相匹配的治理构架,而不是简单的“投钱、分股权”。

正是因为秉承这样的原则,弘毅投资在项目选择上有进有退,有所为有所不为:行业方面,弘毅坚持选择熟悉、有积累的行业;企业方面,弘毅选择进入可以在治理方面发挥积极作用的企业。一向以国企改制知名的弘毅投资,却缺席了近期联通混改这样一个明星项目,对此,赵令欢在专访时表示:每一个企业的混改都必须是根据行业、企业甚至团队的状态进行量身定做,必须是“一企一策”。

“作为一家投资机构,弘毅有自己的战略和特色,电讯不是弘毅专注的领域,弘毅在这个领域的资源也有限,即使进入,未必能起到积极有效的作用。弘毅参与任何改制项目,都希望除了资本之外还能够带着有效的资源进入,为企业提供增值服务。”

弘毅始终认为,混改既不能引入其他形式的资本“一混了之”,也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黄金比例”,弘毅过去参与改革的国企中,没有哪两家入资比例相同,都是量身定制,并通过规范、专业、负责的操作,建立市场化体制机制,使企业高效发展,实现国家、社会、企业、职工的共赢。

因此,赵令欢的结论是:投资公司并不仅仅是“有钱就好”,而更多是“价值创造”。

“投资是投人,我们盯着企业家和企业的梦想来做,从来不‘炒快勺’。弘毅经常会放弃明确挣钱的项目,因为投资者、企业选择弘毅,一定是希望我们帮助企业创造价值,使企业得以更好地发展,而我们一旦投资就要兢兢业业地引入资源,为企业创造价值。”

回到资本和实体经济本身,赵令欢观点是,金融资本和企业的结合至少有三方面明确作用:一是加速创造增量,目前中国是全球经济体中创业和创新度最高、最活跃的,其中很重要的推动力量是资本;二是做好存量改造,这实际上是中国经济要解决的核心问题之一,结合存量进行国企改制、民企提升,也是重大的机会;三是引导经济转型,资本助力实体经济实现进一步的市场化,企业通过优胜劣汰进一步做强,是经济转型和提升的基础。

守正出奇

拥抱时代新变化

今年3月,弘和仁爱医疗在港交所上市,作为弘毅旗下的医院运营管理平台,弘和仁爱的模式被弘毅视为医疗领域的投资创新。赵令欢曾表示:“为打造一个医院运营管理平台,弘毅请来职业化的团队、打造平台、引进资本,这个做法对于传统的基金管理是个创新,但弘毅认为,中国作为重要的经济体和有巨大消费能力的市场,这样的创新可以发生,也必然发生。”

明眼人不难发现:一向以稳健著称的弘毅,在近两年秀出了不少新打法:不仅以港股上市公司的形式设立了餐饮运营管理平台百福控股和医院运营管理平台弘和仁爱,在二级市场上收购动作不断,更是在共享经济概念上频频出手,如去年、今年两次投资美国共享办公空间的开创者、独角兽企业WeWork,今年投资大火的共享单车品牌ofo小黄车等等。

对此,赵令欢以他经常提起的“三大信念”做了解释:中国崛起改变世界,中国正在成为新格局中的重要力量,因此中国企业要走出去、引进来,在国际市场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深化改革改变中国,深刻改变了中国企业的运作环境,为私募股权企业创造了投资国企改革的机会;移动互联改变人类,新技术、新模式正在颠覆原有生活方式,带动了一系列投资创新的机会。

“这一系列新的投资,都是我们在以上宏观判断下,怀着研究、学习的心态主动参与。在此过程中我们遇到了一些新的挑战,比如企业作价高、销售低、利润为负等传统并购投资不曾面对的问题,但是经过研究和反复论证,我们决定坚定地投。坚定不光是因为我们看好企业和企业家,更因为我们认定这是一个趋势。”

赵令欢对弘毅的定位很清晰:弘毅是以并购投资为主的,不是要去引领创新技术的公司,但必须拥抱和准确判断新的技术、新的模式、新的方式对投资的影响。“在科技创新之外,也要重视存量的创新,近几年来弘毅参与国企改革的脚步从未停息,也将继续为国企治理的市场化、管理的专业化、人才的职业化和发展的国际化添砖加瓦。”

锦江股份或许是弘毅存量创新最好的例证之一。锦江正通过国内国际并购的方式继续做大,目标是成为世界上房间数最多的酒店集团;通过资产证券化的方式,让一个传统的中国酒店集团从重资产型走向轻资产型,与此同时,结合WeWork去打造移动互联时代的、颠覆传统的新型酒店。“这三件事是弘毅希望帮助锦江去做的。到目前为止,如果这是一个马拉松式的赛跑,我们跑完了前十公里,看上去效果不错,房间数已经是全球领先,收入和利润都在成长,资本市场对此也很认可,市值不断提高。”

机遇与挑战往往并存,赵令欢坦言,新的尝试也并不会对已有的基金投资造成大的影响。“弘毅在做基金组合的时候,会拿出一部分去投这种风险和回报特性的企业,但同时同一个基金也投了中粮资本,不同企业不同的特性在一个基金组合里就会形成一种平衡,这也是弘毅作为一家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专业范畴内应该做的事。”

成人之美

助力国企市场化

在中粮资本的此轮混改中,中粮资本共向社会募资69亿元,其中弘毅出资18亿元,其中5.22亿元为股权转让价款,12.78亿元为增资款,是7位新股东中持股比例最高的投资人。

弘毅为什么要选择中粮资本?赵令欢的回答是:中粮资本已入选国家发改委第二批混改试点名单,将通过引入社会资本、探索实施员工持股等,推动公司优化治理、转变机制、夯实实力,提升竞争力,这与弘毅过去的经验和能力十分契合。同时,弘毅投资希望与企业携手,共同打造新时期央企子公司混改的标杆。另一方面,中粮资本背靠中粮集团,已形成综合性央企金融控股平台。公司经营稳健,团队专业、精干,拥有优良的资产质量、出色的管理水平和良好的社会声誉。弘毅认可中粮资本的业务基础和经营能力,看好公司未来的发展空间。

“企业本身具备良好的基础,弘毅又能发挥所长,包括在战略、机制、海内外并购整合等方面发挥优势,这是我们参与此次混改的出发点和目标。”赵令欢补充道。

引入7位投资人后,中粮集团以超过60%的股份依然掌握控股权。相比十几年前参与中国玻璃、石药集团的改制时弘毅100%买下公司股权,此轮混改在控股权上有了明显不同。

借此契机,赵令欢也澄清了业界对PE参与国企改制的误解:私募股权参与改制并不是为了将国企私有化,寻求企业的控股权也从来不是弘毅参与国企改制的目标。

“弘毅参与国企改制的目的是通过我们的贡献加速企业的市场化,实现管理提升和企业国际化。改制是市场化的过程,不是私有化的过程;改制是国家打基础、社会各方助力参与,目的是为了让饼做得更大,让国家的这份变得更有经济效益和社会意义。”赵令欢表示。

尽管在资本结构上并没有占据控股,但赵令欢认为此次中粮混改董事会结构和战略约定都完全满足了弘毅对于中粮资本下一步市场化、管理提升和走向国际的要求。

在企业家层面来说,私募股权投资更应该是“成人之美的资本”。“作为金融投资者,我们的本位是帮助企业、支持企业家,而不是取代企业家或干预企业,这两者之间有十分明确的专业线。投资者有资源、资本、经验,但在中国做投资要围绕着企业家和团队来投,通过治理的提升和激励的手段,将企业家个人的理想和企业的发展绑定起来。”

分享至:

相关资讯

金牛理财网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金牛理财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金牛理财网,任何组织未经金牛理财网以及作者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网注明来源非金牛理财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转载图文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