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银行理财 - > 理财要闻

正文

分享至:

为上市铺路余额宝正在上演“变形记” 被媒体质疑规避监管

作者:来源:金牛理财网综合编辑:2018-07-10 13:49

7月9日,业界知名新媒体《资本新观察 》对外发布一篇标题为《货币基金被下“紧箍咒” 余额宝被疑规避监管》的深度调研文章,引起了中访网和各大财经媒体、社会公众的高度关注。

据《资本新观察 》撰文:最新数据显示,余额宝对接的6只货币基金于2018年6月底合计规模达到18602亿元,历史上首次超过了四大行之一中国银行的个人活期存款,而中国银行2017年年报的个人活期存款余额仅为17986亿元。

null

货币基金的火爆主要是其收益率高于银行活期存款,银行储户用脚投票的结果。

涨也支付宝跌也支付宝 天弘基金压力山大

时人不知有天弘,却知有余额宝。2013年,余额宝作为天弘增利宝货币市场基金募集成立,当时规模仅达到2亿元,6月份就在支付宝上线。在2013年年末,余额宝规模达到1853亿元。经历短短一个季度就突破5千亿。并且于2017年一季度突破一万亿规模。最终于2018年一季度达到天弘余额宝单只货币基金的顶峰16891亿元。

然而在搭乘支付宝之前,天弘基金在众多老牌公募基金公司中排不上号,甚至面临业绩亏损。据官方数据显示,直至2012年初,天弘基金注册资本经多轮增资才达到1.4亿元。然而,当年营收却仅有1.14亿元,净亏损逾1500万元。

2015年天弘基金增资扩股方案获批后,蚂蚁金服持股达51%,实现了对天弘基金的实际控股。这意味着蚂蚁金服继银行、保险后又拿下了基金牌照,其后通过参股中金间接获得了境内券商全牌照。但蚂蚁金服并不意图做金融,甚至将余额宝开放给其他货基,将亲儿子天弘放在自由市场的竞争中。

被蚂蚁金服“战略抛弃”后,天弘基金不能继续活在其保护伞下,但是货币基金依然是天弘的主力业务。天相投顾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天弘余额宝单只基金规模就达到1.58万亿元,占整个货基市场规模的23.4%。而货基规模又占天弘基金总规模的98.6%。

null

实际上,余额宝接入其他货基后,天弘余额宝单只货币基金在第二季度下降到14540亿元,降幅达到13.92%。对此,蚂蚁金服相关人士向中国资本观察记者透露,有不少用户是从天弘基金转去买其他基金。

货基赎回限额令如“紧箍咒” 货基未来增长乏力

今年第二季度以来,余额宝似乎要摆脱“天弘货基”的标签。自5月4日起,余额宝接入“博时现金收益货币A”、“中欧滚钱宝货币A”两只货基,打破5年来天弘基金的垄断格局。

后续又接入其他基金公司的货基产品。截止6月30日,已经接入了博时基金、中欧基金、华安基金、国泰基金、景顺长城这5家基金公司的货币基金。

数据显示,余额宝接入其他货基后,天弘余额宝单只货币基金在第二季度下降到14540亿元,降幅达到13.92%。除了6月下旬才接入余额宝的景顺景益货币A规模仅为233亿元外,其他四只基金规模均超过600亿元。其中以博时现金收益A规模最大,达到了1468亿元;华安日日鑫A、国泰利是宝和中欧滚钱宝A分别为938亿元、739亿元和685亿元。这5只货币基金在2018年3月底规模合计100亿元,那么接入余额宝则给这些货币基金带来约4000亿元的增量。

针对余额宝规模的大幅扩张,业内人士表示未来不看好货币基金的持续扩张。“政策对货币基金的趋势是逐渐收紧,但余额宝相对比较正规,可能暂时不会收缩得很明显。”此外,“银行发展净值型理财产品也会导致货币基金规模的收缩。”

4月27日出台的资管新规要求打破刚性兑付,因此银行要摒弃预期收益类理财产品,向净值型理财产品转化。事实上,商业银行的净值型理财产品发行量同比大幅增加。7月1日,货币基金快速赎回“限额令”正式实施,单只货币基金单日快速赎回金额下调至1万元,赎回金额限制让货币基金的流动性大打折扣。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货币基金的竞争力。

对此,蚂蚁金服相关人士对中国资本观察记者表示,余额宝平台的货币基金规模,会随着宏观市场环境发生变化。在监管环境和市场环境下,货币基金可能增速会放缓。但是它具有长期、稳定的收益特征,因此未来余额宝货基还会维持一定规模。

余额宝分流 既可减压又可赚通道费

虽然货币基金因其“稳定收益、流动性高、安全性好”的特征,备受新理财用户的青睐。但实际上,货币基金规模达到上万亿的仅有天弘而已,生生拔高了行业内的平均值。

以2017年末货基规模统计,冠军位天弘基金达到1.76万亿,而排名第二的工银瑞信基金仅有4164.61亿元。121家公募基金中,上千亿的基金仅有16家,而且是易方达华夏嘉实中银等老牌基金公司,它们有实力管理上千亿的货币基金。而天弘余额宝单只货基的体量太大,基金管理人的压力着实不小。

对此,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会计学教授陈欣对中国资本观察记者表示,余额宝接入其他公募基金之后,可以被分流出去,减少余额宝和天弘基金自身的管理压力。余额宝可以作为一个导流平台,即使被分流出去,仍然赚取着通道费用。

欲做开放型平台or规避监管

为何蚂蚁金服选择博时等5只公募基金接入余额宝?对此,蚂蚁金服相关人士对中国资本观察记者表示,蚂蚁金服的开放政策早从2015年就开始了,今年5月份基本所有金融场景全部开放给金融机构,余额宝是开放政策的一部分。

蚂蚁金服的开放政策似乎并不陌生。早在6月19日的蚂蚁财富伙伴大会上,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表示,蚂蚁金服要实现产品、能力、技术的开放,并且已经实现了100%自营业务的开放,“包括花呗、借呗、余额宝等,已经完全开放给金融机构。”

不得不说,蚂蚁金服的开放战略,让众多有实力的公募基金能够接入支付宝平台,使其直接对接支付宝背后的6.5亿用户群。同时,让众多年轻用户实现个人资产理财需求。

然而对于其接入其他公募基金,却也有不同的声音。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会计学教授陈欣对中国资本观察记者表示,余额宝这么做的主要原因是规避监管压力。监管层一直有声音说,余额宝规模太大,影响了资金市场的正常运作。

对此,蚂蚁金服相关人士向中国资本观察记者表示,不能单纯觉得规模大就有风险,因为都是散户,资金分散、用户分散;而余额宝对接的货币基金,都是投资标的非常稳健的产品,这在国际市场都是公认的。而对于监管层的压力,蚂蚁金服则表示并没有听到监管层的类似声音。(撰文|翔羚)来源: 中访网财经 转自凤凰网

 

余额宝上演“变形记” 或为蚂蚁金服上市铺路

本报记者 陶娅洁综合报道

余额宝最近正在上演“变形记”。

据报道,自2018年5月初开始,为了分流天弘余额宝因单只基金规模过快增长的压力,并从整体上降低单一货币基金集中度高的风险,提高用户体验,蚂蚁金服开放余额宝,陆续接入5家基金公司的货币基金。到目前为止,已经接入了博时基金、中欧基金、华安基金、国泰基金、景顺长城这5家基金公司的货币基金。

新接入了5只货币基金后,天弘余额宝规模分流显著,天弘单支基金规模已从今年一季度的16891亿元下降至14540亿元,总规模下降了2351亿元,降幅达13.92%。与此同时,其他接入余额宝的货币基金规模增长明显。

用5支货币基金分流余额宝中的资金,相当于打开了5支出水管。有分析指出,余额宝这一举措缓解了天弘基金单支基金规模过快增长的压力,从整体上降低了单一货币基金集中度高的风险。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余额宝对接的6只货币基金合计规模达到18602亿元人民币,高于四大行之一的中国银行在2017年年报中的个人活期存款数额。

这一数据不可谓不惊人。回望余额宝的发展历程,从2013年成立至今,余额宝保持了高体量的快速增长,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曾经名不见经传的天弘基金也从一个普通的基金公司一跃超过华夏基金,稳坐行业第一宝座。然而,迅猛的增速和庞大的体量,也让余额宝感受到了成长的烦恼。有市场人士开始担忧余额宝的风险,在升级之前,余额宝一直都由天弘基金一家管理并负责发售,天弘余额宝货币基金就如同巨大的水塔,水塔内的水位已经超过了水位安全警戒线,所以必须进行分流,将水释放了才行。连一手打造余额宝的天弘基金副总经理周晓明也曾对媒体坦言,余额宝的规模确实已经达到了一定的体量,系统重要性提高了,一旦发生风险,有可能会对整个金融体系产生影响。

正因如此,曾经单兵作战、只对接天弘基金的余额宝实行了分流策略,并且近一年里,余额宝历经了四次限额。看上去,余额宝再也不是那个你想买就能买的货币基金了。

有分析指出,余额宝代表了中国的金融创新,其规模不断扩大,也意味着创新型金融机构正在打破传统银行的垄断。尽管银行存款和货币基金是居民的基本投资方式,但伴随着货币无纸化,以及互联网理财产品机制更加灵活,余额宝会更受追捧。

余额宝强劲的竞争力反映了其母公司——蚂蚁金融服务集团(下称“蚂蚁金服”)的处境。蚂蚁金服现在是金融业的一只超级独角兽,今年6月,蚂蚁金服对外宣布完成了新一轮融资。此次融资金额达140亿美元,是迄今为止全球最大的单笔私募融资。目前,多家分析机构给出的蚂蚁金服的估值已经达到1500亿~16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707亿~10354亿元),比2014年未上市前的阿里巴巴还要高,也超过了百度目前的市值,甚至相当于“百度+京东”的体量,跻身全球前十大互联网公司。

蚂蚁金服方面表示,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支付宝的全球化拓展,自主科研投入和全球顶尖人才的招募,从而提升支付宝及其合作伙伴向全球消费者和小微企业提供普惠金融服务的能力。此外,资金也将用于培育新兴市场的本地科技人才,助力当地的数字化转型,让普通民众也能享受数字经济带来的红利。

蚂蚁金服为什么这么值钱?据公开资料显示,蚂蚁金融服务集团起步于2004年成立的支付宝。2014年10月,蚂蚁金服正式成立。蚂蚁金服旗下有支付宝、余额宝、网商银行、蚂蚁花呗、芝麻信用等子业务板块。

除了自身金融业务的发展,蚂蚁金服还积极对外拓展业务边界。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在5年时间内蚂蚁投资部投资了100多家公司,覆盖出行、餐饮、教育、保险等诸多领域,借此构筑了强大的生态系统。

在蚂蚁金服的生态体系中,支付宝是重要的一环。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3月31日,支付宝与其全球合作伙伴的年活跃用户数已达8.7亿。如此庞大的用户体量、如此活跃的用户交易是一般金融机构望尘莫及的。蚂蚁金服和支付宝已经深度捆绑了,二者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表示:“国内、国际投资者看好的不仅是蚂蚁金服以及支付宝的全球竞争力,更看好的是中国步入新时代的发展机遇。”

而此次余额宝实行分流,就是为了增强其竞争力,降低风险。同时,此举也为蚂蚁金服未来更好的发展甚至上市铺平了道路。 来源:

 

余额宝上演“变形记” 中国金融业迈入“竞合期”?

原标题:余额宝上演“变形记” 中国金融业迈入“竞合期”?

中新网上海7月6日电 (汪青 夏宾)身为全球规模最大的货币基金,余额宝正在上演一场“变形记”。

从2013年横空出世至今年5月初,余额宝保持“单兵作战”,其对接的只有天弘基金。

自5月3日开始,为减轻天弘基金单支基金规模过快增长的压力,更从整体上降低单一货币基金集中度高的风险,余额宝开始陆续接入其他基金公司的货币基金。截至目前,已接入博时基金、中欧基金、华安基金、国泰基金等5家基金公司的货币基金。

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余额宝对接的6只货币基金合计规模达到18602亿元(人民币,下同),高于“四大行”之一的中国银行在2017年年报中的个人活期存款数额。

同时,余额宝“变形记”所带来的分流成效显著,天弘基金单支基金规模有较大下降,天弘单支基金规模已从今年一季度的16891亿元下降到14540亿元,总规模下降了2351亿元,而其他接入余额宝的货币基金规模增长明显。

财经评论员布娜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余额宝代表的是中国金融创新,其规模不断扩大则意味着创新型金融机构正在逐步打破传统银行的垄断。尽管银行存款和货币基金是居民的基本投资方式,但是伴随货币无纸化,且互联网理财产品机制更加灵活,余额宝会更受追捧。

随着大量资金涌入且彼时余额宝仅天弘基金单只货币基金,其中暗层的风险亦引起监管层的关注。此后,经过近一年的时间进行规则的不断调整,余额宝最终在接入多家基金公司的货币基金后,还规定了当日快速转出到银行卡额度降至1万元。

尽管从数据上看,当前余额宝规模超越了中国银行在2017年年报上显示的活期存款,但两者具有可比性吗?

“随着此前证监会和央行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货币市场基金互联网销售、赎回相关服务的指导意见》,将互联网货币基金T+0单日快速赎回的提现额度限制在1万元,再加上不能用于直接支付,可以说货币基金已经不再能和活期存款进行类比,所以对于余额宝来说,它正在逐渐回归于真正的基金而非银行的活期存款。”上游财经专家顾问江瀚对记者表示。

以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正在倒逼传统金融机构进行变革。不仅推动了商业银行存贷利差盈利模式向着互联网化发展,也促使商业银行简化存款业务和贷款业务流程。

实际上,各大商业银行除了通过提高存款利率、银行理财收益,发行类余额宝基金产品等方式吸引存款,还主动拥抱变化推出具有自身特色的互联网金融软件。例如,工商银行的APP软件、农业银行的掌上银行等,客户通过这些软件,可直接通过互联网办理存贷款业务。

江瀚指出,在当前严监管之下,以支付宝为首的互联网金融与传统金融机构微妙的关系,即互相竞争又互相合作。一方面,在诸如第三方支付、货币基金、类金融业务等和商业银行存折一定程度的竞争,另一方面,在交易路由、金融业务等领域互联网理财平台也正在逐渐与商业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进行合作。

“在这种竞合关系不断加强的情况下,未来不排除定位开放式平台的余额宝会接入银行的理财产品。”江瀚说。(完) 来源:中国新闻网

金牛理财网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金牛理财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金牛理财网,任何组织未经金牛理财网以及作者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网注明来源非金牛理财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转载图文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或领取稿费。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