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银行理财 - > 机构动态

正文

分享至:

银监会监管补短板“七剑下天山” 严查“监守自盗”等失职失责问题

作者:王晓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编辑:王哲华2018-01-30 08:52

导读:在党风廉政会议上,李欣然表示,紧盯选人用人、审批监管、金融信贷等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腐败问题,重点查处“猫鼠一家”、“监守自盗”的腐败案件。“我们了解的情况,2017年银监会都没有人下海到机构去任职的。”一位接近监管部门人士透露。

银监会补监管制度短板稳步疾行。

1月25日至26日,银监会召开2018年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会议指出,大力补齐监管制度短板是2017年的重要工作之一,而在2018年工作部署中提出“硬性约束制度建设全面加强”的要求。

自2017年下半年以来,银监会针对银行销售专区双录规定、融资担保公司监管、信托登记管理、政策银行监管等方面的规章制度密集落地。尤其是1月5-6日,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里,银监会接连发布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委托贷款管理办法以及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三项重磅文件。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2017年通过“三三四十”专项治理对一些突出问题的风险化解取得一定成果的基础上,有必要形成监管制度进一步夯实,转化为长期机制,防止问题反弹。

2017年4月,银监会引发《关于切实弥补监管短板 提升监管效能的通知》,明确26项弥补监管制度短板项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针对银行业的新变化,银监会还补充了41项对特定机构和具体业务的规章制度。目前,多项规制已经出台或公开征求意见。

股权、资本等七大领域补短板

银监会补短板主要涉及七大领域:股权监管、跨业金融产品、资产管理业务、流动性风险、信贷质量、资本监管以及信息披露。

公司治理是“牛鼻子”。银监会指出,加强股东和股权管理即是强化风险源头遏制。“坚决打击各类规避股东资格审查,利用控制权不正当干预经营决策,通过关联交易获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在《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中,银监会明确银行业金融机构股东资格、参控股机构数量等要求。在强化准入方面,穿透识别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所有权人,并审查其资质;加强关联关系审查,防止通过委托他人代持股权、关联方与一致行动人联合持股等方式规避股东资格审查的行为;加强资金来源审查,确保入股资金为投资人自有资金,来源合法合规。并对违规开展关联交易、利益输送以及滥用股东权利等方面进行规范。

银行跨业业务越来越多,与信托、券商、基金等多个市场合作密切,但相关领域监管制度不完善或存在空白,导致监管套利屡禁不止。近日,银监会相继对委托贷款、银信合作等跨业金融领域进行规范,重点要求足额计提资本和拨备,减少嵌套与通道,控制资金流向、加大杠杆、拉长链条和监管套利等行为。

在人民银行牵头下,一行三会对金融机构资管业务的统一规则正在征求意见中,重点针对资管业务中的结构复杂、刚性兑付、期限错配以及各类产品监管标准不统一等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银监会同时在研究制定理财及信托业务监管配套细则。

流动性风险往往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2017年城商行年会上,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强调,流动性风险始终是对中小商业银行最具有威胁的风险,也最易引发系统性、区域性风险。银监会副主席曹宇也指出,有的城商行规模虽然很大,但是负债资金一半以上靠金融市场筹集,积累了很大的流动性风险和市场风险,一有风吹草动,生存面临危机。曾刚建议,在借鉴国际标准的基础上,引入新的流动性风险监管指标和工具,降低过度依赖短期同业批发融资和严重期限错配的银行机构,特别是中小银行的流动性风险。要求商业银行建立集中提款应急机制,开展流动性风险压力测试,制定处置预案并开展模拟演练。

信贷质量分类不准确、多头授信和过度授信等是“老大难”问题。对此,银监会研究制定了大额风险暴露管理、联合授信管理以及资产风险分类等相关规则,防范信贷“垒大户”、“搭便车”等行为。

资本是防范银行风险的主要监管工具。针对部分银行业机构如国家开发银行、政策性银行及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在资本监管方面长期存在的制度空白和约束力不强的问题,银监会专门制定发布了针对这三类特定机构的监管制度。

通过加强信息披露,可以提升市场约束力。银监会对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提出系统性的信息披露要求,并研究建立更全面更及时的银行业机构信息披露要求。市场人士也不难发现,行政处罚信息不再捂盖子,而是充分披露对市场震慑警示。在重大监管政策与行动方面,主动沟通机制也越来越充分。

综合评估制度市场影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一项监管规制的出台,在起草阶段银监会先进行全面调查,由银监局成立专项工作小组进行充分调研,部分测算工作由商业银行提供数据。规制正式发布实施前向市场征求意见,对于市场关切问题进行跟踪评价市场影响。

此外,这些制度也并非只考虑银行市场的影响。上述人士介绍,这些规章制度必须考虑对整个金融市场乃至经济和社会大框架下统筹兼顾,充分评估各项制度对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的影响。

一些重大监管政策通常在周五晚间或周末发布。一位城商行相关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严监管的趋势在三到五年内都不会发生变化,不少监管文件早已拟好,然后有计划有步骤地对外发布,周末发布能够给予市场充分的时间消化理解。

严监管下银行业发展呈现新特点:据银监会披露,在2017年全年新增贷款增长12.6%的情况下,银行业总资产只增长8.7%,说明银行业正在转变过去依靠同业等业务扩张的发展模式,商业银行同业资产负债自2010年来首次收缩,同业理财比年初净减少3.4万亿元。银行理财少增5万多亿元,通过“特定目的载体”投资少增约10万亿元。表外业务总规模增速逐月回落,100多家银行主动“缩表”。

严查“猫鼠一家”、“监守自盗”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浦发银行成都分行违规发放贷款案件中,除当事机构被处罚外,四川银监局原主要负责人和其他相关责任人也被银监会党委严肃问责,并给予党纪政纪处分。因为四川银监局对浦发银行成都分行相关风险线索等问题未全面深查,监管督导不力,对其监管评级失真。

在1月26日-27日召开的银监会全系统党风廉政建设暨纪检监察工作会议上,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提出,在2017年构建公私分开、履职回避“防火墙”,加大监管履职问责力度等要求的基础上,坚决抵制商品交换原则对党内生活的侵蚀,重点查纠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攻坚战以及金融信贷中涉及银行业监管的失职失责问题。

此前,原中纪委第七纪检监察室主任李欣然和原中纪委组织部部长周亮分别于2017年9月和11月奔赴银监会,分别出任中纪委住银监会纪检组组长和银监会副主席。这一人事变动显示银监系统纪检工作将不断深入。

在上述党风廉政会议上,李欣然表示,紧盯选人用人、审批监管、金融信贷等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腐败问题,重点查处“猫鼠一家”、“监守自盗”的腐败案件。

“我们了解的情况,2017年银监会都没有人下海到机构去任职的。”一位接近监管部门人士透露。

分享至:

相关资讯

金牛理财网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金牛理财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金牛理财网,任何组织未经金牛理财网以及作者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网注明来源非金牛理财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转载图文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