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银行理财 - > 专区

正文

分享至:

健身房跑路带出新“庞氏骗局”!上海奥森健身到底坑了多少钱……

作者:郑馨悦 邹煦晨来源:国际金融报编辑:王哲华2017-12-05 12:57

近日,连锁健身品牌上海奥森约40家门店在几天内接连关门,会员向派出所报警,员工于各区进行劳动仲裁,而奥森的高层全部消失不见。

1

《国际金融报》记者独家获悉,奥森健身的高层很可能涉及金融诈骗,使用庞氏骗局的手法,用一家金融公司——济地金融骗取投资人的钱(购买票据理财产品),收购多家健身房,再从银行骗贷。

“如果这个摊子能维持下去,或许健身房能一直开下去。”向记者透露该情况的奥森浦东区邓总监表示,他曾经多次听到高层讨论该金融公司,并听见其议论该公司有3亿元(该数额不完全准确)的漏洞。

那么,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

“共同进退”的高层

12月4日,记者来到奥森母公司当成集团,发现该集团里还有人事员工在。人事员工告知记者,他们也被公司拖欠了工资,这天是自发来公司做完最后的工作(打退工单)。

▲ 当成集团内空调椅子等物都被附近的一家公司拿走,该公司声称何时当成还了欠款,他们何时归还物品

▲ 当成集团内空调椅子等物都被附近的一家公司拿走,该公司声称何时当成还了欠款,他们何时归还物品

与此同时,奥森与员工达成工资赔偿协议。

2

记者发现的协议书显示:由于拖欠工资,给员工造成损失,法人程林敏(奥森监事和股东)承诺,补偿以上名单内所有员工半个月工资4000元,将在2018年3月1日补偿到所有人。

▲ 程林敏,奥森健身股东、监事,程林旅游法人,现济地金融监事,苗圃店现任法人程新峰的姐姐,无法联系

▲ 程林敏,奥森健身股东、监事,程林旅游法人,现济地金融监事,苗圃店现任法人程新峰的姐姐,无法联系

而同奥森的员工一样,当成的人事员工表示,签完此协议书之后,他们就再没有找到任何高层人员。

济地金融——奥森的资金源?

在当成集团,《国际金融报》记者找到了多家健身公司的资料,一位刘姓人事经理告知记者,她总共管理的公司资料一共有25家,每一家法人都不一样,不过高层都是相互认识的。

而在一堆公司资料中,记者果真找到了济地金融的营业执照。

营业执照

记者从奥森员工口中得知,济地金融的法人王彦华曾以奥森幕后老板胡接山妻子的身份出现,“当时她抱着儿子从公司走出来的,我见过,人家告诉我他是张总(胡)的老婆”。

▲ 奥森员工称此人为奥森幕后老板,胡接山潜逃后改姓张,奥森店员均称呼其“张总”,据称已被警方抓捕。

▲ 奥森员工称此人为奥森幕后老板,胡接山潜逃后改姓张,奥森店员均称呼其“张总”,据称已被警方抓捕。

根据邓总监和知情人士的说法,奥森收购多家健身公司,使用的钱应当是来自济地金融,而当收购了二十家左右的健身房后,奥森品牌做大,就可以去银行贷更多的款,如此整个大摊子就能运转起来。

3

根据天眼查信息,奥森健身的母公司为当成集团,当成集团的法人为朱心(奥森原高管)。朱心、陶小华(奥森苗圃店店长)等人投资参股当成集团,当成集团参股奥森健身,奥森健身则收购了杰森(苗圃店前身)、斯锐凯博(江浦店前身)、欧图菲文化(黄兴店前身)等。陶小华原为胡接山的司机,奥森的另一名参股股东刘汉玉(也是奥森门店店长)为陶小华姐夫。

一位调查过行业内幕的投资人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近三年来,仅上海地区就扩张新建了近3000家健身房,其中接近90%(不含私教工作室)无法正常盈利,有相当多情况,是各行业人士通过收购健身房,向银行贷款,去做其他的事情。“健身房、美容院基本上谁都能开,监管宽松,自然能吸引到各种人钻空子。”该投资人如是表示。

健身、理财一起骗

离开当成集团后,记者前往济地金融公司了解情况,该公司位于共和国际商贸广场六楼,而该楼四楼就是奥森健身的一家门店,两个楼层均已被封,无法进入。

4

5

▲ 六楼济地金融门口

▲ 六楼济地金融门口

在奥森店门,记者巧遇知晓内情的沈先生,沈先生既是奥森健身的会员,也曾购买过济地金融的产品。

“这家公司在4楼做健身,6楼做理财,当初就是在我健身的时候给我推销产品,说我如果买了他们的理财产品,就免费为我续健身房的卡。”沈先生表示,该店内常常有销售人员怂恿会员购买理财产品(以买理财送健身的活动进行来推销),还邀请沈先生等人去杭州的度假酒店游玩,沈先生于是购买了半年的10万元理财产品(年化8%),结果购买之后对方表示续卡还是需要花钱。

“我那时就觉得这家公司根本不靠谱,就要他们把理财的钱还我,他们说要走手续,过了一个月后才还了!”沈先生回想此事,庆幸不已。

谁被坑了

在场的两位奥森会员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济地员工同样也被拖欠了两个月工资。而通过天眼查等网站,记者发现,济地金融是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的失信公司,于2017年6月被南京市六合区人民法院要求向申请人支付产假工资,然而全部未履行。

6

▲ 图片来源:天眼查

一方面,是当成集团(奥森、济地)旗下25家公司逾九百名员工被欠薪,奥森十几万(不完全统计)会员千万以上会员费下落不明,另一方面,济地金融的投资人,也再难找回自己的血汗钱。

▲ 图片来自济地金融公众号,其曾举办带客人旅游古镇的活动,客人以老年人居多

▲ 图片来自济地金融公众号,其曾举办带客人旅游古镇的活动,客人以老年人居多

沈先生表示,就他所知,共和国际处的奥森会员有很多被劝说购买了济地的理财产品,尤其在近几个月,济地销售人员的推销力度相当大。

“那些老头老太是真的惨啊,被这些手段骗得……投了上百万的,我就见到好几个,全部都在哭。”邓总监曾因员工讨薪去济地金融,看见许多老人在哭。而根据那些老人的说法,济地金融吸引他们购买理财产品时,宣称的年化收益率高达18%,并且可以当场返现。

7

根据济地金融公众号的宣传,其明星产品为票据理财产品“票通宝”,其一年期产品最高可达16%收益率。

邓总监表示,11月30日,济地实际管理者朱心(当成集团法人、原奥森高管)在安抚闹事的投资者时曾亲口说明公司资金链出问题,到2018年2月资金才能解封,朱心当场与投资者将理财合同改为负债合同,之后就消失无踪。

分享至:

相关资讯

金牛理财网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金牛理财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金牛理财网,任何组织未经金牛理财网以及作者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网注明来源非金牛理财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转载图文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